14岁的陈晓旭写出的一首小诗,全是林黛玉的身世之感

时间:2024-02-18 来源:未知 点击: 748

先读读林黛玉最悲戚的一首词:《柳絮词唐多令》

粉坠百花洲,香残燕子楼。

一团团逐对成逑。

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

叹今生、谁拾谁收!

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再次读完这首柳絮词,琢磨第一句,忽然想到了陈晓旭,觉得她就是一个梦幻。

当初导演为何让她演林黛玉,因为她就是林黛玉,仿佛从文本中穿越出来的一般。

最为梦幻的就是那首小诗——《柳絮》,14岁的陈晓旭一下子就道出了林黛玉的身世之感啊。

“我是一朵柳絮,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就是对“粉堕百花洲”最贴切的意译。

林黛玉的出生何不如此,她天生丽质,出生在那美丽的扬州。袭人说:“二月十二是林姑娘(生日)。”可见黛玉就是生长于美丽的春天里。也就正好应了“粉堕百花洲”。

“香残燕子楼”则是对黛玉悲剧命运的暗示,暗示着黛玉最终独守潇湘馆泪尽而亡。两句话,就道尽了林黛玉由生到死的坎坷。生得美丽,却死得寂寞。

一团团逐队成逑,则就更是写尽了她的寂寞。那么多柳絮,林黛玉仅仅是其中的一朵,父母早早地将她遗弃,独自沦落贾府,孤苦无依。(陈晓旭诗:因为父母过早将我遗弃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虽有宝玉的呵护,却也还不是终身的依靠,因为那是一份无望的感情,林黛玉又怎敢奢望它的天长地久,对于她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静观其变,且行且珍惜。

但是心头却也有着总是挥不去的阴影,所以她才说:“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柳絮如人命,人命何尝不似柳絮。

她和宝玉的爱情,还只是镜中月,水中花,所有的缱绻深情,都只是空有欢乐。跟宝玉在一起,虽有说不尽的风流,难以掩饰掉的依然是道不尽的命薄。

人生最是多情苦,如若不多情,她也不命薄。人常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林黛玉偏偏就是一株多情的仙草,比人更钟情,更多情。前世的甘露之惠,今生誓死报答。

从此,情深似海,愁绪万分,眼中时常噙着多少泪珠儿,为了她的天魔星贾宝玉,从秋流到冬,春流到夏。这又怎是她羸弱的身躯能够长久经受得住的呢?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虽不是实写,她却也心力憔悴,是她青春的沧桑。

黛玉曾说,近来只觉心酸,眼泪却像比旧年少了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泪却不多。全是情殇。

她也就不得不感叹吧:今生,谁会最终收留好她的那颗真心?还是最终会被谁舍弃?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的痛彻心扉,使得她对前途的一种茫然油然而生——叹今生,谁舍?谁收?

其实,眼前的现实早就对她已说明一切: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林黛玉的命运早就嫁给了春风,孤苦无依,别人家庭的温暖总是令她伤感不已,实则不是她的矫情的司马牛之叹。

宝钗等于生活在蜜罐里,又怎能真正理解林黛玉的痛苦呢?

曾经,林黛玉一个人在怡红院的大门外,蹲在那里,暗自流泪,满地湿气侵袭着她的身躯,闻到里面的热闹,怎地不黯然销魂?

宝钗她又何曾知道,又何曾经受过如此苦楚。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记得她林黛玉。宝钗他们围着贾宝玉一团和气。

宝玉挨打后的那一段时间,大家对黛玉不闻,不问,只有贾宝玉偷偷让晴雯送去了两块旧手帕。她是多么像那空中独自飘飞的柳絮,无人顾及。也就林黛玉知道,它们才是自己知己。柳絮漂泊,亦亦如黛玉命薄。

目睹柳絮飞扬,此情此景,于那萧瑟的户外,她又怎敢长久停留,还是任柳絮带着自己的理想独自飞去吧。(陈晓旭诗:我是一朵柳絮不要问我的家在哪里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我要给大海的角落带去春的消息)。

最后我们一起读读林黛玉的这首小诗:

“我是一朵柳絮,

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

因为父母过早地将我遗弃,

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

不要问我的家在哪里,

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

我要给大海的角落带去春的消息。”

珍爱

红楼梦


参考资料